年来全国融资担保代偿率持续攀升


本次金融委会议提出,要多渠道补充中小银行资本金,促进提高对中小企业信贷投放能力。中小银行改革去年来被多次提及,本次会议再次指出,要多渠道补充中小银行资本金。
 
伍超明表示,当前我国不少中小银行面临资本金不足问题,信贷供给能力下降。据测算,非上市银行提供了我国贷款总量的近4成,对信贷的影响不容小视。而这些非上市银行大部分为中小银行,如何解决其供给能力问题,即解决资本金不足问题,成为信贷投放能力的掣肘。
 
银行补充资本主要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内源性的,比如依靠自身盈利。另外可通过外源性方式补充资本,比如IPO、可转债、定增、永续债、优先股、二级资本债等。
 
目前国有大行、股份行纷纷通过银行可转债、二级资本债、优先股、永续债和定向增发等方式补充了资本,但是中小银行补充资本的渠道有限。
 
去年底,多家城商行获准发行永续债,中小银行补充资本的路径拓宽。去年11月19日,台州银行完成首单城商行永续债的发行并开始交易流通,规模为16亿元,票面利率5.4%。此外,威海市商业银行、微商银行也发行了永续债。
 
“中小银行资本补充已成为监管的高频词,预计接下来非上市优先股等创新资本工具将有望取得突破,永续债发行机构也可能逐步下沉,这些将有助于解决目前的资本困境。” 兴业研究策略分析师郭益忻表示。
 
伍超明认为,一是发行永续债,但杯水车薪,且需要时日。此外,预计会压实中小银行股东责任,其中不少是地方政府的责任,因此不排除发行专项债券补充资本金的可能。
 
日前,中国银保监会发布了《关于推动银行业和保险业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银行保险机构要制定中长期资本规划,多渠道补充资本,依法合规创新资本补充工具。
 
银保监会首席风险官兼办公厅主任、新闻发言人肖远企表示,当前,我国银行业的资本补充压力还是比较大,银行虽然可以依靠利润留存的方式补充资本,但单靠内源性渠道不足以支撑业务发展,银行也需要拓展外部的资本补充渠道。他还表示,从我国银行业的资本结构看,核心一级资本相对充足,但其他类型的资本充足率相对较低,且非核心一级资本补充工具相对较少。相较之下,国外银行业的非核心一级资本补充工具较多,资本补充工具减记和转股的触发条件明确,且执行严格。下一步,我国也要对资本补充工具的减记和转股条件进一步细化明确,并严格执行。
 
本次会议称,要继续完善政府性融资担保体系,加快涉企信用信息平台建设,拓宽优质中小企业直接融资渠道,切实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面临的实际问题。
 
由于多数政府性融资担保机构过去主要从事商业性担保业务,目前仍然一直存在“聚焦不准、效率不高、倍数不大、代偿不低、合作不畅”的问题。比如偏离担保主业,支小支农业务占比长期仅为1/3。
 
2019年2月,国办印发文件,要求政府性担保回归担保主业,不得向非融资担保机构进行股权投资,逐步压缩大中型企业担保业务规模,确保支小支农担保业务占比达到80%以上。
 
今年一个可见的举措是担保费率会下降。2019年12月12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部署推动进一步降低小微企业综合融资成本。其中一个举措为将政府性融资担保和再担保机构平均担保费率逐步降至1%以下。
 
而在2019年4月国常会提出的要求是,各地要尽早实现单户担保金额500万元以下小微企业担保费率不超过1%、500万元以上不超过1.5%的目标要求。
 
近年来全国融资担保代偿率持续攀升,在行业平均代偿率3%-4%的风控水平下,担保费率的降低也将考验融资担保机构的经营能力。

内容转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本文地址:http://zzwkc.net/peizi/165.html

相关阅读